我國歷代對大藏經的整理、重印、與保護

據傳我國大藏經的整理、彙集,始於南北朝時代。梁武帝天鑑年間,曾收集歷代翻譯的經典多部,據傳是佛經有藏的開始。依隋書經籍志等史書記載,梁朝釋僧祐撰出三藏記集,是現存最早的佛典目錄;不過,自漢至隋唐,佛經都靠手寫本流傳(目前尚有若干古代寫本佛經倖存);這些早期傳說的藏經全是手寫本,目前均已失傳。

除了石刻經典及手寫經本之外,佛經開始有木刻本始於晚唐(大約公元九世紀時)。現存最早的木刻佛經,是在敦煌發現的唐咸通九年(公元868)王玠出資雕刻的金剛經,這是我國現存最早有刻印日期可考的雕版印刷書。

依目前可考之記錄,我國大藏經之刻印始于北宋開寶年間於四川所刻的開寶藏(或稱蜀藏),所以修藏史一般從宋朝開始起敘;宋代之前,佛經刻本多屬單行本。

歷代整理、彙集大藏經,國內可考的,宋及遼金八次、元二次、明四次、清一次;國外可考的,高麗三次,日本七次,其大要者略述如下:

唐代時,智昇作開元釋教錄,這是一部精詳的佛教典籍之目錄學著作。到了宋代,宋太祖敕令於益卅(現在的四川省)雕刻開寶藏,這是我國第一部木版刻印的大藏經。開寶藏以開元釋教錄之目錄為依據,而後來歷代的大藏經,則又都以宋代之開寶藏為基礎。開寶藏於宋初傳入高麗,為高麗藏之所本。

從宋朝、元朝到明朝,大藏經代有編集;到明朝萬曆年間,大藏經已有四種版本,其中包括明太祖洪武年間的南藏 (在南京刻),及永樂年間的北藏 (在北京刻)等。到了清朝,世宗皇帝於雍正十一年 (公元1733)命王公大臣及漢、藏僧侶等一百三十多人,于北京賢良寺設立藏經館,以明初的北藏為基礎,校勘修訂,開始編集重刻大藏經,是為 清藏。這部大藏經於乾隆三年 (公元1738)竣工,也稱乾隆大藏經,俗稱龍藏。這是中國官刻大藏經的最後一部,是我國現存的唯一一部大藏經版,也是目前最為完整的一部漢文大藏經。

大藏經,是將一切佛教經典作有組織、有系統地整理、彙集。佛入滅後,佛教經典是如來正法之所繫、眾生慧命之所寄,影響深遠、關係重大。而歷代朝野對大藏經的編集,不但整理、校對、保存了歷代漢譯之佛經,同時,各朝代之藏經編集者亦不斷收集並增補當時新發現之各種佛教文獻及相關資料。這樣的努力,正是對法寶的保護,使法典得以不斷流傳,也使當時及後世之大眾於學佛時有所依憑。

以目前我國現存的唯一一部大藏經版,龍藏經版為例,即可知古人刻印大藏經時,對保護經藏所用之苦心。目前龍藏經版有一部份保存於北京雲居寺,我於 2003年至雲居寺參訪時,曾有幸親見龍藏之部份經版,包括龍藏中惟一的一塊整版雕畫 -- 全佛圖。

龍藏木經版全由上等梨木製作雕版,而且,每塊經版都是用一整塊梨木雕刻而成。梨木材質堅硬不易變形,且木紋平直,紋理密集整齊,是用來製作雕版的上好材料。雖然我國早在宋代就發明了活字印刷法,但清朝刻印龍藏,反而使用老式的整版雕版印刷法。這是因為雕版印刷雖然比活字印刷效率低,但其版本較容易完整保存。也正因如此,龍藏經版多數至今尚能完好保存,也才能使我國保存下來最完整的漢文大藏經。

當然,討論對經藏法寶的保護,不能不推崇房山石經。漢朝司馬遷云:『藏之名山,傳之其人』,房山石經將保護經藏、藏之名山,傳諸萬世的苦心發揮到了極致。

佛法東來之後,在我國北魏太武帝及北周武帝時曾遭遇兩次法難,經書被焚燒破壞。同時,南北朝時,戰亂不止,手寫經本也難以保全。為了將經藏妥善保護,不被世間災難及戰亂?壞,以令正法長存,北齊慧思大師即有意將重要佛典刻於石上,藏於山洞中,以作將來重行拓印流通之底本。

房山石經即是由靜琬大師秉承其師慧思大師之遺願,於隋朝大業十二年(公元605)開始創刻。刻經事業自隋至明(公元1644),經歷六個朝代,上下綿延1039年。師徒相承,代代接替,共鐫刻佛經1122部、3572卷、14278塊,規模之宏大,用心之良苦,令人嘆為觀止。

本文摘錄自林麗淑館長論文:

法寶之光 — 傳統大藏經的整理、保護、研究,與發展
–流通大藏經六年實際工作報告與經驗分享–

(收錄於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論文集)

回 首 頁